圣哉转轮是何人,因何一再转法轮?(一) 【明慧网】 

圣哉转轮是何人,因何一再转法轮?(一)


【明慧网2005年3月28日】法轮功创始人于二千零五年二月十五、十七两日连续发表《再转轮》、《向世间转轮》。或许对世人来说,两文题目中两次使用的“转轮”一词颇为陌生,不清楚转轮者究竟是何等身份,他为什么一再向世间转轮?笔者相信:一旦了解与这个名词有关的历史背景与博大内涵,必能深切理解我们处身于一个怎样非同寻常的时代,以及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这个时代。正是:

圣哉转轮是何人?
因何一再转法轮?
只缘天象临剧变,
要言妙道劝苍生。

一,银河寂寞杞人忧,磁极反转禽鸟愁

近年来,天文学家、宇宙学家发现:宇宙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择其要者列举如下:

1)天体猛烈爆炸。不仅旧星系大量解体,而且黑洞活动频繁,旨在吞噬废弃物质并清洁穹宇;同时新星不断诞生,新兴星系不断重组;
2)二零零四年二月美国太空署发布消息:宇宙抛弃银河系加速远去,银河系势成孤魂野鬼;
3) 宇宙加速膨胀。更有科学家认为:如果加速膨胀持续下去,宇宙爆炸不可避免;
4)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印度时报报导:一群印度科学家预测,二零一二年地球与太阳的磁极将同时逆转,并在某个时间点上出现失磁状态,势必导致一系列生理生态及地球物理的严重后果。例如,强宇宙射线长驱直入;人体免疫功能下降;失磁状况态使禽鸟不能正确飞行,等等。一句话,地球文明正遭受威胁。

第一条表明宇宙发生着惊心动魄的新旧代谢,生死交替;第三第四条足令禽鸟愁失导航,杞人忧天倾覆。

第二条则神奇无比,问题不在银河系势成孤魂野鬼;问题在于:

1)从大家庭一员到孤家寡人,银河系如何可以做到平稳过渡?

按照实证科学的解释,正是依靠宇宙背景环境,(数学物理方程称之为“边界条件”),银河系才能张布成现有的样子。那么,宇宙抛弃银河系的过程,必是“边界条件”激烈改变并最终失去的过程。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抛弃的过程中,银河系风雨不动,地球人安如泰山,就像拿掉鱼缸水形不变鱼儿照游,当然真正拿掉的是承载银河之水的大鱼缸。除非是美国太空署科学家观察失误,不然如何解释:浩瀚长空魔术般出现的如此壮伟超常的一幕?

2)孤立银河系工程浩大,目地何在呢?

其实上述第一条告诉我们:宇宙业已更新。所谓宇宙爆炸、地球文明威胁纯属庸人自扰。孤立银河系想必是要完成某种使命,比如说银河系三千大千世界的生命净化。如果笔者猜得不错,在完成上述神工之后,宇宙大家庭定然欣然返回,重新接纳她那生机焕发的银河骄子。

初听此论似乎匪夷所思,其实神奇本是常。只不过无神论框民日久了,本应辽阔的视野受到局限,只在机械唯物论的框框内讨生活罢了。

上述讨论至少说明:实证科学在宇宙与生命问题上的局限性。特别,近一百五十年来,在无神进化共产邪说的侵蚀魔化下,实证科学在宇宙生命科学问题上参与了驱赶造物主的大合唱,许多所谓的研究成果甚至经不起普通常识的推敲,成了祸害人类的毒品。比如,所谓的“人类的先祖是细菌”,“人类的归宿是人造共产天国”;另外还有所谓的“宇宙由坍塌如豆的颗粒大爆炸产生”,等等。

二,古今之变宿命通,天人之际乃从容

上述例证也说明:完满解释天体变化,亦即研究天,实证科学已经力不从心;若再涉猎天人之间,亦即“天人感应”,实证科学就更加找不着北了。

但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不歇到人间,源自造物恩赐的人类文化、特别是东方文化,始终流淌着一条直接研究宇宙、时空、人体的超常科学之长河。只须回首相顾投身弄潮,则一切难题皆可迎刃而解。

特别值得一提超常科学中的宿命通功能,法轮功创始人指出:“就是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将来和过去;大的可以知道社会的兴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个天体变化的规律,这就是宿命通功能。”(见《转法轮》第58页)

宿命通可“通古今之变”,使“究天人之际”成为从容的坦途。一句话,宿命通乃是研究宇宙生命科学之利器,废除无神论的屠龙刀。宿命通联系着一种非因果信息存储空间,在那里现在发生的“因”,可以在遥远的过去超前记录它的“果”。笔者在科研工作中发现:这种非因果系统对应于因果空间中能量无限大系统(不可能实现);也就是说,因能量受限,因果空间中的人类通常不能接受非因果空间的信息,即天机;除非修炼有成者,或是被赋予特殊使命的人。不然,人人知天命则人事息,岳鹏举、诸葛亮为多事矣!

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谈论预言,预言其实就是宿命通功能的载体和形式。它的屡验不爽,不仅证明宿命通功能的科学性与真理性,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方式否定无神谬论,时时提醒人类不要忘记:谁是天体变化、社会兴衰和个体生命轨迹的真正主宰。

那么,当今天象巨变,意味着怎样的人事沧桑呢?让我们从一个玛雅人的古老预言开始。精通数学历法的玛雅人预言:一九九二年至二零一二年是银河系五千年大周期的最后二十年(二零一二年正是预测的磁极反转年)。在最后的这个二十年中必然发生一个净化地球、净化人类的运动,并在周期结束后迎来一个崭新的大纪元。

既然要净化地球、净化人类,那么“银河大周期”就不是简单机械的循环往复。从根本上说,宇宙的新生与地球人类的净化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那么,上述的天象巨变就是事出有因,而笔者关于孤立银河系目地的猜测就不是言之无据的了。

中国历朝历代的预言同样印证了新旧纪元交叠期的存在;并且所有预言具有以下共同点:
1)预言戛然而止,终结于当代;
2)新旧纪元之交,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3)新大纪元无限美好,距我们只有一步之遥。

其中以一千年前宋代邵雍(字康节)的“梅花诗”最典型,它对当代的描述是:
  火龙蛰起燕门秋,(赤龙惊蛰,天安门喋血)
  原壁应难赵氏收。(华夏应劫,赵紫阳废黜、囚禁、还故乡)
  一院奇花春有主,(燕门秋、赵氏收之后,春之主登场了)
  连宵风雨不须愁。(不是一场寒彻骨,哪得春光满人间?)

它对新纪元的描述是:
  数点梅花天地春,(谁是数点梅花,谁是报春使者?)
  欲将剥复问前因。(过往历史只是开场锣鼓)
  寰中自有承平日,(预言人类真正春天必定来临)
  四海为家孰主宾?(点明主宰乾坤沉浮的人是那个四海为家者)

笔者以为:梅花诗最精彩之处乃是以梅花为题目,用以强调全诗的重点和主题。梅花诗力重千钧全在第十首:1)预言人类历史画卷上必定出现凌霜傲雪的数点梅花,或曰一院奇花。在这里,“数点”“一院”只是写意而已,毕竟以诗写史难用工笔手法;2)数点梅花报告人类真正春天必然来临,以及谁主乾坤沉浮,这才是梅花诗的真正主题。在编导者的心目之中,幼稚人类的人间剧演习,只是人间正剧的基础课和开场锣鼓而已。

而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则在四五百年前对“连宵风雨”作了精确的时间标定: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让我们置身于由诺氏预言所设的时空坐标:
1)由定语“统治天下”修饰的人名“玛尔斯”必是马克斯无疑,不可能产生别的岐意;
2)时间副词“前后”则表明马克斯统治天下划分为两阶段。我们当代人当然明白:一九九九年已经进入后马克斯时代;

预言中的“说是”两个字,真是妙不可言,实在让人类对造物的智慧与公义敬畏不已!这两个字表达了一种怎样的鄙视与嘲讽,无情揭示了“前后玛尔斯”不是任何别的货色,只是一个欺世大谎言而已!“说是”二字足以教训奴隶白领们,他们将烈火烹油之盛的现代红朝之梦吹嘘成太平盛世是何等的无耻和荒唐。

五千年银河系大周期的最后二十年啊,风雷激荡,惊心动魄!我们三生有幸,生逢银河大世纪新旧之交。为此,银河系的每个星球,必当同步准备好重返宇宙大家庭,然而这不是我们操心得了的事。真正值得我们操心的因缘大事应当是:站在这宇宙时空的交点上,处身这“将死”“方生”的交叠时期,地球上的每个生命都准备好了吗?!

1) 殉葬旧之“将死”,亦或是选择迎接新之“方生”?
2)若不除旧更新,任何生命只是没有未来的待弃垃圾。

正是: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