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出版即遭查禁的书 【明慧网】 

一本出版即遭查禁的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999年,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是由笑蜀编著的,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内容是摘录中国共产党(以下简称中共)在四十年代创办的两大报刊《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上发表的社论,以及中共领导人在当时一些场合的讲话、言论。那时中共是在野党,主张民主,攻击国民党的一党专政。该书出版不久就被中共查禁了。

既然是公开发表过的言论,为什么要对民众隐瞒,有人出书还要遭查禁呢?看了书中披露的内容就知道了:

“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中国共产党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这些。”——《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新华日报》社论,1946年3月30日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政治家,曾经这样表示出中国人民的希望:‘我们并不需要、亦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并不主张集体化,也不反对个人的活动——事实上,我们鼓励竞争和私人企业。在互惠的条件下,我们允许并欢迎外国对我们的地区作工商业的投资……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政治。’他说得很对。”——《新华日报》,1945年4月19日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作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和污蔑。共产党作为民主的势力,愿意为大多数人民、为老百姓服务,为抗日各阶级联合的民主政权而奋斗……只要一有可能,当人民的组织已有相当的程度,人民能否选举自己所愿意的人来管理自己事情的时候,共产党就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将政权全部交给人民所选举的政府管理。共产党并不愿意包办政府,也是包办不了的。……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与目的外,没有其它的利益与目的。”(刘少奇,1940)

“纪念‘九一’记者节,全国记者们和同胞们,一致奋起,挽救新闻界的危机,挽救全民族的危机,反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法西斯化新闻统制政策。”——《解放日报》社论,1943

“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健全的发展的新闻事业。没有言论自由,新闻事业本身是会枯萎的。所以,新闻界同人,随时随地都在团结一致,为言论自由而奋斗到底。”——《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9月1日

“希特勒说:‘利用报纸,可使人民视地狱为天堂,’希魔这种愚民的办法,正是国民党反动派的新闻统制政策的蓝本。和国民党的反动新闻政策完全相反的,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和其它抗日根据地的正确新闻政策。在陕甘宁边区和其它抗日根据地,各界人民都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而汉奸和法西斯第五纵队则不但没有发言权,而且遭受严厉的镇压。各种报章杂志及其它宣传品,只登载有利于抗战、有利于民主、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的消息言论,而破坏抗战、破坏民主、拥护法西斯的文字则绝对不准发表。”—— 《解放日报》社论,1943年9月1日

“我们认为欲实行宪政,必须先实行宪政的先决条件。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随时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体随时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讯,被秘密处死,或被强迫集训,人民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论出版受着极端的限制和检查,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讨论宪政发表主张的自由呢?”(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会演说词,周恩来)

“在暴君的眼里,奴隶们不过是‘能够说话的工具’。然而,说话毕竟是危险的事情,凭着说话,奴隶们不仅会倾诉出对暴君的愤恨,而且会使同命运的奴隶们由散沙变成凝聚的力量。于是,依赖着皮鞭和枪刺,暴君更使奴隶们变成了无声的羊群。”——《新华日报》,1944年2月1日

除了上述书中披露的内容外,《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上“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毛泽东在一九三七年五月三日的讲话)中也是这样写的:“中国必须立即开始实行下列两方面的民主改革。第一方面,将政治制度上国民党一党派一阶级的反动独裁政体,改变为各党派各阶级合作的民主政体……第二方面,是人民的言论、集会、结社自由。没有这种自由,就不能实现政治制度的民主改革……释放政治犯、开放党禁等等,都包括在内。”

然而夺取政权后中共立即由新民主主义时期的追求民主转入社会主义时期的追求共产主义、世界大同。毛泽东在1949年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讲:“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让位给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让位给人民共和国。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可能性:经过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到达阶级的消灭和世界的大同……曾经留恋过别的东西的人们,有些人倒下去了,有些人觉悟过来了,有些人正在换脑筋。事变是发展得这样快,以致使很多人感到突然,感到要重新学习。人们的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们欢迎这种善良的要求重新学习的态度。”

在对美国的定性上,也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人们不会忘记,在中共建政后,“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打败美帝国主义,解放全人类!”的宣传口号曾经使我们多少人热血沸腾!人们信以为真,全然不知国外“被压迫”的工人阶级生活水平其实比我们还好的多!也绝没有想到中共就在前些年,还为了自己当时利益需要,大肆赞颂美国、英国的民主呢!现仅摘录书中几处: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新华日报》社论,1945年7月4日

“美国人民当然更有对于(政府)进行批评的权利。假如一旦有了如社会救济、劳工关系及国家防御等问题的发生,全国各地选出来的代表就都在国会中发表他们正面或反面的意见甚至于对政府提出严厉的批评。没有一个人能够不让别人发表意见:‘看上帝份上,请让我们听到问题的两方面吧’(杰弗逊语)。但就因了这样,许多法西斯分子又把这件作为民主国家行动迟缓来反对民主国家了,罗斯福前年三月的一段话对于这些法西斯分子是一个很好的回答:‘是的,我们民主国家的决定,也许产生很迟,但当决定产生时,它就不是以任何个人的声音来宣告而是以一亿三千万人的声音来宣告。’请记住美国是一亿三千万人,不是一个人。这样,美国人当然更要有言论和出版自由来表达他们的意见的权利,首先宪法上就规定了他们的这种权利,并且还规定了国会不得剥夺人民的这种权利。”——《新华日报》,1943年9月12日

*****

现在我们了解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民主的历史早在1776年就开始了。这一年7月4日美国发表了体现平等、天赋人权等民主思想的《独立宣言》。所以民众一直是生活在民主、自由、生活富裕之中。

而我们中国呢,中共打着消灭剥削的旗号把所有人的财产都“共产”了,人们真的变成了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集中起来的庞大社会财产谁来管呢?中共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自然而然就垄断和掌控了这一切。而人们只有靠给中共打工才能维持贫困的生活,除此之外一切挣钱途径都属于资本主义尾巴被扼杀。之后随着个人财产的丧失,人们原本自由的精神和灵魂也一并被剥夺。中共一方面镇压反革命制造恐怖气氛一方面强制人们洗脑学习,使人们从思想到言行都达到了绝对与它保持一致。人们从此真正变成了依附于、听命于共产党的奴隶。

相反在宣传舆论上却讲:“以工人阶级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翻身做主人”、“全民所有制”等等。现在有的下岗工人对此提出了异议:“除了上班干活时领导过机器外,我还领导过谁?”在财产所有权上,说是全民所有,其实是人人没有。有人在郑州火车站看到一件事:一农民与售票员吵架打破了玻璃,警察说:“这是全民所有制财产,你必须赔”。农民说:“全民所有制也是我的财产了,我别的都不要就要这块玻璃,这块玻璃算我的,我不赔了”。结果当然是不行。

其实,自古以来财产就是归人所有为人所用的,可以说财产是人赖以生存的命根子。我们中国人世世代代就是这样自由地生活了五千年,个人拥有私产的权利从没有被剥夺过。资本主义国家也是保护了个人拥有私产的权利。而中共欺骗中国人说资本主义国家维护的是资本家的利益,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所以夺取政权后持续搞阶级斗争镇压反革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说是防止人们吃二茬苦,遭二茬罪。

现在大家知道如果谁投资办个厂,雇佣工人投入生产创造效益,都是正常的,可是在以前就是资本主义复辟分子,要遭批斗、枪毙。尤其是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愣说私有制是万恶之源,资本家雇佣工人劳动就是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就是剥削。其实他只强调工人劳动的一面,压根儿不提资本家出资产、付出管理、经营的劳动、承担亏损、破产风险的一面。所以本来正常的生产关系(老板、雇工)就被歪曲成了剥削关系。大家知道,真正的市场经济是由市场经济规律制约的,企业老板是懂得“双赢”道理的,知道给员工好的待遇会使他们卖力工作,从而创造更大的效益。黑心老板是会被市场淘汰出局的。所以马克思是故意歪曲。但有一些人由于向往共产党描述的共产主义大同社会,还真的被蒙骗了。中国人也是因为中共经济达到崩溃边缘不得不搞改革开放时,才有机会出国看到资本主义国家工人们住小洋楼生活富裕的真相的。

“实现共产主义!”是共产党最具煽动力的一句话。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句话的欺骗性。其实,“主义”是理论、主张或制度的意思,“共产主义”就是指“共产”的主张,除此之外没有一点儿别的涵义。那么为什么一提到共产主义,我们想到的都是共产党所描述的“人间天堂”呢?是共产党故意偷换概念把共产主义当作“人间天堂”的概念使用造成的。

共产党为了吸引人们参与暴力革命,把宗教中说的天堂稍微改动后引用到人间来,创造了“人间天堂”说,即“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自由平等博爱,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人们按需分配”。

就是这个“人间天堂”,曾经使多少人毕其一生奋斗追求,却了无结果。谁都没有认真分析为什么实现不了。其实大家想一想“人人自由平等博爱,社会产品极大丰富,按需分配”是人人都没有一点儿自私心,人人都甘愿付出而没有占有欲的状态。是人道德高尚高境界的状态。是人修行去掉自私心才有可能达到的状态。否则社会产品不会极大丰富,也不可能按需分配。因为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通过努力获得属于自己的东西,甚至于比别人生活的好,这就是人感到的幸福。另外人们主要是为了收获而劳动,如果生活需要都能满足了,谁还愿意付出艰苦的劳动呢?要不然人们为什么要千方百计进行技术改造,减少劳动量呢。那么社会产品怎么保证极大丰富呢?怎么保证按需分配呢?

而且人中有好人有坏人,有勤劳的人有懒惰的人,就连人自身都是善恶因素并存的。所以人中的道理才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假设有人间天堂的话,自私懒惰的人难道也应该和勤劳付出的人一样按需分配吗?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谁来掌握社会产品分配权?这个人有没有私欲,具不具备一点儿也不多占的高尚道德?所以说必须提升所有人的道德才能达到这样的状态。而中共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政治运动,正好与提升道德背道而驰,哪有一点儿带领人们走向“人间天堂”的意思呢?

中共首脑毛泽东的真实心境,从他少年时代离开家乡韶山冲,到五十里外学堂读书时写的一首诗“咏蛙”就可看出:“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所以中共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花言巧语达到自己统治的目的而已,过程中不惜以八千万生命死亡及传统道德体系破坏殆尽为代价。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国际社会所有的人(除仍被蒙蔽的极少数人外)都把暴力革命、共产看作法西斯一样的邪恶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