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之苦之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师父在新经文中说,“过去的修炼人是一个执着、一个执着的去,你们是,几乎是所有的执着都在”[1]。有时候我看到自己那么多的执着,挺灰心的;转念又一想,我修的是创世主开创的宇宙大法,也只有在这宇宙大法中我才能修出来。师父说:“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2]

国外一年多的修炼之路,感触颇深。其实越修越感觉自己修得太差,执着心、观念太多,一层一层的,到现在自己还是没有完全走出亲情关;色欲心也是反反复复没去干净;项目之间的配合,争斗心、表达自我的心还是很强烈。下面只是拿打坐举个例子。

回想起我小时候打坐那会儿,那时候腿软,自己经常盘着腿,把腿立起来用两膝盖撑着地,在房间里到处“跑”,引得盘不上腿的老年同修一阵阵羡慕:还是小孩好修啊!一晃都十八年过去了,炼功音乐每一响起,那段时光恍如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

迫害开始后,我们失去了集体的炼功环境。在之后的十几年时间里,虽然我也在看着书,偶尔炼动功,印象中好像就再没炼过静功。几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我给师父磕头上香,整个过程没敢抬头看师父一眼。当时我默默在心里许下了一个愿: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一定要睁着眼睛面对师父的法像!

师父不忍放下任何一个弟子,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从新修炼。对我个人而言,“盘腿”这一关仿佛占了我所有修炼过程中苦难的一半,我总是在想,如果我中间不断,这么坚持走下来现在也不用这么吃苦了。悔恨无用,着急也没用,从头再来吧!我知道半小时是一关,当时就给自己定个目标:突破半小时。虽说半小时,可我每次都得坐“一小时”,前十五分钟压腿,压平了一狠心把腿扳上,死撑半小时,再就是拿下腿后,坐等十五分钟后腿恢复知觉。记得有一天我下定决心,把妈妈、妹妹支了出去,门窗紧闭,自己在房间里打坐,坚持了半个小时。后来只记得她们说,我发出的痛苦的惨叫声,她们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我打完坐后,妹妹也受到了鼓舞,她也把自己关起来双盘了半个小时。

大学毕业那年,在师尊的安排下,我获得了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有一天我跟我妈打电话,她问我有没有找到国外同修,我说没有,公园去过几次没见着。挂了电话我就想我得去接着找,上网搜信息。一打开明慧网,欧洲法会的消息一下映入眼前,正好是我在的城市!我激动的直哆嗦,手一抖一抖的在网上搜索联系方式,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西人同修的号码急忙拨了过去。那时刚出国,语言也不通,稀里糊涂的听明白了大概在哪。

当时天快黑了,晚上广场上有“烛光守夜”活动。我怕自己到了别人都走了,衣服也顾不得上换,一身牛仔服就跑过去了。一出地铁口,就看到身穿黄色体恤的大法弟子们,这场景以前只有在网上看过,跟做梦一样,激动的眼泪跟泉水一样直往外涌。我想我也不能在这站着啊,我也是大法弟子啊。我就找个空位坐了下来,什么也没想,脑袋完全是空的,身体完全溶在这个场中,能量很强。往那一坐,腿柔柔的直接拿了上去。

大概坐了四十分钟,心里想着我也突破半小时了,我拿下来吧。刚准备拿下来,就听活动负责人对着话筒说:接下来我们演示第五套功法。这要正式开始了,我也不能拿下来啊,就又坚持了半个小时,这时腿已经完全没了知觉。第五套功法结束后,又听负责人说:接下来我们演示第一套功法,然后结束今天的活动。当时我的双腿根本就没有任何知觉,我想我得起来啊,我可不能起了破坏作用,结果我就站起来了,完整的炼完了第一套功法。当时我的双腿一直都是打颤的,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倒,世人都在看着呢,我不能起破坏作用。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第一次不可思议的突破了一个小时。活动结束后,一个我不认识的同修阿姨过来对我说:你盘腿盘得真好!我知道,是师父借她的话鼓励我呢。

在跟当地的大法弟子接上后,我直接就溶入到这个集体中。周末在公园集体炼功时,同修鼓励我说:一小时没问题吧?我说没问题。其实就当时的心性与状态而言,是有问题的。可大话都说出来了,哪还能再收回去?我就那么强忍着,那种滋味痛苦至极,痛彻心扉,一秒一秒的忍受,音乐一停,腿一拿下来,眼泪也就跟着流下来。然后瘫在地上很长时间,别人都走了,我的腿还没恢复知觉。每次周日盘完了腿,那种疼痛要持续到下周三,上楼梯、睡觉都疼,骨头都疼。结果我生出了恐惧心,每到周五我就害怕了,害怕周日的到来。

真正闯过这一关还是开始参与证实大法的项目的时候。学业结束后我就准备留在这参与媒体工作,我的工作主要是拉广告。同修告诉我,能不能拉来广告和自己的修炼状态直接挂钩。我就想,个人修炼这一块确实要抓紧了,自己一个人修不好没关系,影响了项目、影响了救度众生,这个责任我可承担不起。我就给自己定下规矩,初期每天坚持半小时,雷打不动。结果很快我就走出一直疼的那种状态了,出现了“阵痛”的状态。这种“阵痛”状态当时对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鼓励了。

因为跑广告也是要走很多路,像云游一样,还得把广告拿下来。结果白天的时候,在扫街的过程中,腿也是很痛,那滋味跟打坐也差不了多少,有时候在街上走着走着就有想掉眼泪的感觉,我就那么坚持着。可是晚上打坐却不那么痛了。我悟到,白天我把该消的业力消了,所以晚上打坐也就不那么痛了。就这样两个月不到,半小时这一关我就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一小时,我就是守着一念突破了这一关。有一次打坐,疼到后来整个人没什么知觉了,后来我意识一下清醒了过来,感觉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好象大脑也不太清醒了,整个人完全木了,感觉很长时间没了呼吸。从此我就守住一念:只要我还有气在,只要我还有意识,我就不把腿拿下来;晕过去了我就不知道了,别人就替我拿下来了。守着这一念,一个小时我也很快就过来了。因为疼的太厉害,也根本入不了静,我就在心里一遍接一遍的背师父的法:“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 ;“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4] ;“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2]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业力也在一点一滴地往下消,我仿佛能听见刀刮骨头的声音。

就这样慢慢随着心性的提高,各种执着心的放弃,渐渐的我终于达到了入静,体会到修炼的美好。不久前在公园里打坐,一开始就定下来了,思想里空空的,身体动不了,整个身体感觉就像宇宙一样洪大,是通透的。我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2]我感受到了修炼的庄严与神圣。

师父说:“你放下了执著心,你的层次也上来了,你定力也加深了。”[2] “静而不思 玄妙可见”[5],只有了断七情六欲,才能体会到清净无为的境界,那真是妙不可言。打坐的过程又何止是一个肉身吃苦的过程,也是要修掉急于求成的心、怕吃苦的恐惧心、安逸心、有求之心等各种执着心。

这期间还有几段难忘的经历。我记得,本地有几个同修打坐好睡觉,我嘴上也说睡觉不好,可那时候我心里却是羡慕那些睡觉的:他能睡着,那肯定不疼啊,那得睡得多舒服。就是这种不正确、对修炼不严肃的思想,后来也给我招来了困魔的干扰。师父说:“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却不知这是苦。”[6]

记得去年冬天的时候,有段时期打完坐以后,我手拿不下来,两只手像磁铁一样紧紧的吸在一起,要同修扯住我的胳膊帮我拽才能拽开。还有一次我确实感受到身体里的能量流,像电流一样强烈。打完坐后,我坐在那就像洗衣机脱水那样,整个身体像发生了地震,每个细胞都在震动,像爆炸的感觉。表现在这个物质空间是这么一个现象,另外空间的身体肯定是一番天翻地覆的变化。

绝大部份同修早就过去了这一关,我自己之所以反反复复、停滞不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没有一颗坚忍的心。其实,跟监狱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相比(当然我们从根本上否定这场迫害),就拿他们所承受的生死考验来说,我们这点苦又算什么,什么都不算!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不愿意去吃苦,对“苦”的认识还是停留在人世间的理上。师父明确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7]

其实盘腿打坐这一关过去了,回头看一看什么也不是,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每次学《转法轮》这一段法:“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2]我都有特殊的感受。

写出这份修炼心得,鞭策自己在新的一年中踏踏实实的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6]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