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心 才能学到法 【明慧网】 

放下执着心 才能学到法

修炼中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八日】【编者注:放下执着心,才能学到法;不断放下执着心,才能不断学到法,故此将原文标题“向内修的体悟”改为“放下执着心 才能学到法”。希望更多同修看到此文,以法为师,放下人心,真正在法中修上去。】

有一天学到《转法轮》第一页,心里猛然觉得不对劲——现在此时,看到的却完全不一样。文字表面部份的意思都是说抱着各种执著心来学大法的都不行,要学大法就得放弃执著心。也即是说,你得要先放弃执著心,才能入大法修炼的门!

思维逐步打开,明白了很多。在中国古代,道家法门师父带一大帮徒弟,但真正得真传的往往只有一个。佛家法门普度众生,谁能修谁得,最后能得的也只是个别。而只有经过考验确定得真传的,师父才会给你下上许许多多让你能修上去的机制或者种子。

比如吕洞宾,历史传说汉钟离十试吕洞宾,在这十次考验中,分别有利益之心的考验、色心的考验、名与情的考验、能否放下生死的考验、对求道之心是否坚定的考验等等。吕洞宾在不停的修心和求道中,经历了这十次考验都合格后,汉钟离才真正收他为弟子,给他身体下上道家这一门可以修炼回升的机制和种子,传他道家这一门的真法和神通术类,然后吕洞宾再于山中修炼一、两百年,得道后才在师父安排下出山去救度众生。

中国古代类似例子很多很多,世间都有流传。这就说明在古代的修炼里,也就是旧的修炼形式里,对是否真传弟子要求相当严格。

我们这次的大法修炼却不一样,一進班或者看书开始想修炼了,师父就把所有学员都当作真传弟子对待,下上许多机制和种子,这里有许多原因,但最主要的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德巨大。师父在短短七年时间就把所有大法弟子推到最高位,去救度众生、履行誓约。

今天很多大法学员不能像吕洞宾等古代修炼者那样真正用心实修提升自己,去掉过去用小法修炼都必须在入门前就需要去掉的各种执著心,也就是连旧宇宙对修炼者的要求都达不到,因此旧势力一直强制性的不停的考验他(她)们。

我推测这样的大法弟子很多,数量相当庞大。即使这些大法弟子在不停的做三件事,也只是人在学人在修人在做,符合的也只是表面形式,而非有着宇宙中最伟大称号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去做好三件事这样庄严神圣的内涵。

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严重的往往都是这种同修。师父不认可这种迫害,仍然把所有学员当作弟子来带,但大法弟子自己不懂修炼、不能真正在法上认识法,就不能否定旧势力的强制阻挡,导致今天世间的形势很复杂。

其实,真正去掉执著在法上修炼的大法弟子,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严重迫害呢?!说句直接点的话,在我的接触中,有些高层旧势力对这些大法弟子都很佩服,很有点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不太愿意下手迫害、甚至放过一马。

对长期达不到大法标准的同修,对在旧有的修炼形式中都看不起的同修,它们绝对是下狠手,毫不留情,根本就不愿你修成。它们觉得这么好的一部高德大法,宇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正法机会,人世间的大法弟子居然不珍惜,不按照法的要求向内修提高心性提升生命品质,不弄你弄谁呢?!

回想十多年修炼中走过的路,发现在我们進入大法修炼初期时,当在人世间遇到病业、麻烦、困难或者矛盾,你只要能够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开始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执著心等,很快就能够解决问题。

作为常人来说,我们知道都是向外推的,比如单位里俩人发生矛盾,互相之间都是针锋相对,火气大的年轻人甚而会拳打脚踢,就算没有当面顶撞的,背后也会污蔑抹黑。而作为修炼人,这个时候能想到向内修自己,我悟到这是生命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为什么古代把修炼者当作半神,为什么我们可以说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可能从某个角度来讲,这个人的生命本质开始发生变化,思维方式发生了转变,从向外看向外推转而向内修向内找了,生命的道德品质开始提高,所以就可以解决问题。

再修炼几年,随着层次的提高,要求可能也就要高了,还用修炼初期那种向内修的标准可能就不行,对此时的修炼者来说那太肤浅,停于表面,解决不了问题了。

那时曾遇到过一次魔难,满脸长青春痘(早已过了长青春痘的年龄),一颗叠一颗,还流血化脓,远远望去,黑气满脸,很难看。但奇怪的是,别人看了都觉得心悸,而我恰恰没什么感觉,既不痛又不痒。

家里人让我买药治看我没搭理,又主动买了药给我送过来,最后见我还没动,她们也急了,联系了医院就要强拉我去。过程中向内找过几次都没能解决,每次稍好几天后又更加严重。

直到要强拉我去医院才真正引起我的重视,来正面面对这个问题。记得那是一个周日,大约从早上九、十点钟开始,静静坐在屋里,认认真真开始向内修自己。

怎么修呢?静静回想从早晨醒来有意识开始,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有没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凡是有不符合法的,就抑制清除,同时在心里默默的给师父认错,让生命在法中归正。

今天找了,然后又找昨天,也是按照这样,静静回想昨天从早上醒来有意识开始的每一思每一念,白天上班和同事和客户等打交道的每一言每一行有没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凡是有不符合法的,就抑制清除,同时在心里默默给师父认错,让生命在法中归正。

昨天找了又找前天,就这样一天天往前推,五天、十天、半个月、一个月、两个月时,整个人已经進入了一种状态,其它什么想法都没了,连要解决自己魔难问题、化解世间矛盾的想法都没了,当时向内修自己就進入了类似一种一念代万念的状态。只有纯净修自己的一念,其它什么都没了。

就这样纯净的静静向内修自己。大概到下午四、五点时,可能是师父见我达到要求了,符合标准了,猛然一下就在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情况,大约是在两年前最艰难、最痛苦、压力最大的时候,偶然动了一念:等以后环境宽松变好时,得好好放松放松,去游游山玩玩水。

这个想法也就几秒钟时间,短暂而过,但就是这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制造了我当时那个异常明显、无法忽视的魔难。我终于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宇宙众生关注的焦点,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无比珍贵的一瞬间里,没有把身心全部放在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上,反而动了求安逸的念头,旧势力自然不会放过。

当明白时,“轰”的一下,全身猛然一震,豁然通畅,当即心里就很有底气很明白的知道,问题解决了。

果然,没过多久,大概是第三天早上起床洗漱时,无意间一看镜子,惊奇的发现满脸的青春痘已经不翼而飞,脸部光滑如常。周围常人都觉得惊奇,因为在人的经验和观念里,即使是用药治病,也不可能短短几天就彻底见效恢复。

再过几年,我又经历了一件事情,那时要求又不一样了。我周围有个同修,不注意安全,有一天晚上开着我的车去做事,结果被国安发现,第二天一大早国安就有两个便衣过来暗中调查。这件事被我知道了,于是赶紧通知相关同修和资料点转移。等他们都转移安全后,才告诉我大概发生了什么事,让我赶紧走,这件事又和我无关,不要无辜被迫害。

记得当时是中午,在街上游荡了一个多小时,选择到底走还是不走。如果不走,国安一看相关人等都消失了,根据车子这条线索收网,迫害可能马上就要来临;选择走的话,就这样流离失所又不甘心——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环境大变化,周围不修炼的亲戚、同事、同学和朋友,基本都对我们不理解,觉得我们这么坚持是痴迷,被连累得前程事业没了,名利地位没了,甚至有时带着可怜的目光看我们。费了多大力气才把这些一点点扭转过来,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如果就这么一流离失所,那不得这些功夫又白费了,要想再让世人从正面角度认识大法从而得救,又不知能有几许机缘?!

正在犹豫纠结时,脑海中想到大法弟子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发生什么事都要向内找自己,肯定有自己的问题或提高的原因在里面。

于是心里慢慢平静下来,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静静向内找自己。那时大约是中午一点左右,先找的是执着心,名利心、显示心、色欲心、自我、疑心、妒嫉心……等等二、三十颗执着心,一颗一颗挑出来对照自己,从内心到外在表现有没有这些问题,找了一个多小时,发现最近修炼状态挺好的,有点心清似玉,没有这些执着心。

这时心里就有点烦了,一想到迫害就想起身选择流离失所的道路,但心里还是不甘,一横心,把心定下来,还是继续选择信师信法,又坐下继续向内找,看有没有党文化的观念,变异的观念。又找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发现。

心里又烦了,一想到迫害危险再近一步,就觉得坐不住了,又想起身走。但转念一想,师父在法上讲得很明白,就看你能不能做到,就看你是不是真的信师信法,于是强制性的把心定下来,又继续坐下向内找。

执着心和观念都找了没什么发现,就换了个角度来思考:同修是由于安全问题带来的劫难,同一个问题把我也牵连進去,那是否意味着我在安全上也有问题,同修是不注意安全,那我则是否过于注重安全?

刚想到这儿,“轰”的一下,就看见自己神体不断膨胀变高变大,随着层次自然提升,一圈圈金黄色光芒波浪般往外辐射,四周围过来的黑色邪恶生命被金黄色光芒扫过,瞬间就被销毁清除。

当下心里就无比踏实也无比有底气,知道这场危难消除了,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我该回家回家,该上班上班。果然,这天之后,国安的便衣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且所有的调查莫名其妙的停止了,这件事就象没发生过一样,被遗忘了或者说消失了。过一段时间看一切平静没什么事,连其他同修也结束流离失所的生活,全部回来一切又恢复正常。

我明白了,同修是由于没注意安全引来的劫难,我是注意世间安全的,这次是无辜被牵连,由于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于此种情况下都能向内找自己,并认识到关键问题,所以可以提高层次升华上来。在世间注意安全的意识是对的,不过对更高层次更高境界来说,思想也是物质,想重了也就是生命的物质负载重了,对层次的提高和升华会有局限。

在无辜被牵连时,不但不能往外推去埋怨指责,还要在掩护同修安全的同时向内修自己,最关键是要在迫害危险的闹心中得把思想定在法上,把心定在法上,而且还得定到一定成度!

再过了几年,修炼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当时和一些同修配合想在某方面推進一下,起到助师世间行的作用。由于修炼不够成熟、智慧也不到,整个事情被旧势力干扰得很厉害,同修之间出现剧烈的波动,矛盾很大,间隔很深。

由于过程中守住心性,事态逐渐缓解下来,也许是鼓励吧,此时让我看见一个景象:另外空间里我的“心”被熊熊烈火燃烧,同修们的流言、谎言、指责、嘲讽、为难、非议等形成黑色物质从四面八方飞来成为燃烧的原料,由于在整个过程中能守住心性不动心,那颗“心”就被熊熊大火烧的越来越亮、越来越金光闪闪。告诉我说这叫“红尘炼心”。

更因为能为整体着想,为其他包括不理解的对立方同修着想,与此同时也展现另一景象鼓励我:记得当时看见一件圆锥形法宝平放在我胸前,尖尖那头对着胸口,也就是“心”那儿。这个法宝就是“向内修”。当我真定下心来开始向内找时,主意识立刻强大起来,并且分了一道意识進入法宝圆圆那头,控制着锥形法宝向身体内也就是“心”处使劲钻。那镜头就象采矿工人抬着电钻向洞壁使劲钻一样。挡在我胸前(心前)的一层层坚硬物质, 被这个锥形法宝不停钻透摧毁,四分五散。当钻破所有坚硬物质,也就来到了“心”的最深处,那里一片光亮,是一个极其美好的空间。

我立刻明白了,那一层层挡在胸前(心前)的坚硬物质,其实就是执著心在另外空间的显现。一颗颗执著心就是一层层坚硬物质,同时一颗执著心就有很多很多层,这些不同层的不同的执著心分别交织重叠在一起,挡在胸前(心前),就形成了强大坚固的屏障。

这个强大坚固的屏障有多厚?以前道家常把人体视为一个小宇宙。如果人体真是一个小宇宙的话,这个屏障恐怕有十万八千里都不止吧。

“向内修”是一件法宝,是可以变化的,那时是锥形,其实还可以显示成其它形状,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个生命,很纯真好玩。当大法弟子精進向内修时,我能发现他那种兴奋的干劲,就象充满电一样飞速向前旋转,特别是要钻透某一层坚硬物质到达最深处那个美好空间时,更是能量四溢,充满干劲,飞速旋转。但当大法弟子不向内找,或浮于表面,并没有定下心来真正向内去修自己时,有时我能发现他那种懈怠懒散的劲,很不屑,意思是你都不带劲了,我才不陪你玩呢。

“向内修”这件法宝,平时平放在你胸前(心前)是不动的,他靠修炼者的意识驱动。修炼者遇到矛盾或魔难,如果有立刻向内修自己的思想意识,那就说明修炼者主意识清醒强大,那道意识会控制向内修这个法宝,成为这个法宝的主体意识,驱动着向内钻破执著形成的坚硬物质。修炼者有多大的意识能量,向内修这个法宝的动力就有多强,就能钻得多深,甚或完全钻破某一层坚硬物质。我学法学到师父经文《感慨》中“真念化开满天晴”这句时,也能感受到类似那种状态。

从法中我们知道,师父为大法弟子做了很多,在大法弟子身体里下了很多种子、机能与机制。我体悟到向内修也是其中一种机制。

我体悟到,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需要能站在师父角度,站在大法角度去考虑,为整体着想,才能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