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我的家庭是一个受党文化毒害特别严重的家庭,父亲是公安局的领导,母亲是统战部副部长,兄弟、丈夫都是政府部门的领导,受邪党文化毒害多年,认为在邪党的环境中是受益者。

我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迫害大法以后,家人受邪党谎言的毒害,怕自己受到牵连,对我非打即骂,经常扬言断绝一切关系。他们采取监视、恐吓、强迫签字转化,利用公安人员威逼等各种形式向我施加压力,丈夫甚至亲自把我送進公安局拘留。这期间,母亲认为她是邪党的“好干部”,每天去拘留所配合邪恶恶毒的咒骂、“转化”我,在领导面前攻击法轮功,就连公安局的局长都说:有这样的“好母亲”教育,就不用我们管了。同时,她还在亲戚朋友同事面前极力的贬低、孤立、叫骂、厮打我。恐吓不让任何法轮功学员接触我,使我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在我被非法劳教的日子里,母亲在孩子面前无中生有挑唆孩子和我的关系,挑唆我丈夫跟我离婚,对我進行人身攻击。如果不是有师父和大法,我真是死路一条。这样的疯狂迫害,也使母亲成为可怜的受害者,使她这么多年来腿痛。

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这么多年,无论母亲怎样对待我,我从来没有怨恨她,认为她是个邪党谎言欺骗的受害者,是要被救度的众生,因此,我放下人心,慈悲对待,对她的生活贴心的照顾,在兄弟姐妹五人中,别人不做的我做,别人不管的我管,我从来不怕脏、不计较。邻居跟母亲说:多亏了你这个女儿,就她最孝顺。

我在母亲心情好的时候,潜移默化的给她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在全世界洪传,使她了解了大法的形势,给她讲善恶有报的事实,迫害不得人心,迫害是违法的,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把它自己迫害倒了,让她看真相期刊、《九评共产党》等,在她病痛的时候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慢慢的她不反对了,渐渐的对自己的行为有了认识,特别是看了《九评共产党》后,她说:“我跟共产党干了一辈子知道共产党真的是这么坏。”她自己用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说以后再也不反对女儿修炼法轮功了,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反对女儿讲真相救人了。

从母亲的变化,我悟到一是正法的形势推進到了这一步,加上大法弟子的心性提高到这一步,因此,我希望我们都能一如既往的慈悲对待众生,对待曾经不明真相迫害你的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